趁热打铁,紧随埃博拉危机之后世界卫生组织赞同设立应急基金

30 January 2015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周日签发计划,设立应急基金,以利该组织迅速并独立回应国际卫生紧急事件,作为扩大改革举措的一部分,旨在确保更快,更协调回应未来类似埃博拉的袭击。

 

会议决议称,计划中的应急基金目的在于,为世界卫生组织保证可用的资源准备,监督和回应工作, 34个成员国家和指定个人组成的执行委员会已经通过了该决议。

 

基金尚待世界卫生大会正式签字同意,因此,要求总干事陈冯富珍准备可能的预案,确定基金规模、范围、融资渠道和可持续性。

 

决议还关注了其他事务,诸如改善和国外医疗队伍的协调合作;请求陈女士考虑在日内瓦办公室内部调派一位“特派员”,总负责世界卫生组织在疾病暴发时方方面面的协调工作;请求陈女士和成员国协商建立应急机制,使用“紧急备用负荷”提供医疗援助。

 

埃博拉病毒已经肆虐西非十二个月,世界卫生组织上周数据表明,位于几内亚、利比亚和塞纳内昂的总病案数(确定的与尚在确认中的)计22,057个,其中8795个致死病例。这些国家成为受病害最严重国家,也遭受社会经济滑坡的后果。

 

最近几周以来,减少了病案报道,令有些人希望危机最糟糕的时候过去了。事实上,美国秘书长埃博拉问题特使大卫·纳巴罗周日就跟世界卫生组织成员说:“疾病只有离开每一个国家,它才不至于呆在任何一个国家。”

 

尽管该地区新病案例减少,世卫组织回应爆发事件的能力遭质疑,批评说:启动机制迟缓,组织混乱无序。这一点,总干事在周日执委会特别会议上已经公开承认。

 

总干事陈女士还说:这次危机暴露了世界卫生组织内存在不足和缺点,并警告:再不要被此类事件搞得措手不及。

 

对于国际上对埃博拉的反应,无国界医生是持较多批评态度的组织之一。在周日的会上,该组织指出不少埃博拉事件中死亡的人正是死于“国际疏忽“,没有任何国际组织早一点考虑开发医药产品来对付埃博拉,而这个病毒在四十年前就已经被披露过的。

 

疫苗优先

 

另一个特别被关注的就是,在埃博拉发生之后,由于没有经济激励机制来帮助开发治疗方案,延缓了对该疾病的防治。委内瑞拉在周日执委会评价说, “ 我们意识到埃博拉对全世界都是威胁时,我们才开始开发疫苗。我们延误了战机。”

 

世界卫生组织目前正领先致力于开发疫苗、治疗方案和改善诊断过程的快速通道。然而,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日前批评世界卫生组织执行全面的环球疫苗项目计划。

 

在去年的大会报告里,专家们已经要求各国紧急关注获得疫苗,并且可能通过分享价格信息,以“改变疫苗支付能力的游戏规则”。报告并不专指埃博拉,专家们注意到类似这样大规模疾病暴发的“破坏性的情况”也阻碍了疫苗的递送工作。

 

周日世卫特别会议上,其形成的决议,并没有体现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专门的、和卫生相关的灵活性。只提到过“公众健康创新和知识产权环球战略和行动计划 。该项战略,早在2008年五月就为世界卫生组织采纳,用以改进技术转让,递送和获得医疗资源以及可持续融资机制。

 

据非政府组织国际知识生态协会的报道:世卫总干事正准备本周晚些时候,考虑阿根廷,巴西,印度和南非提出的延续环球战略计划至2022年的提议。

        

陈女士说世界卫生组织还希望改变新医疗产品入市方式,周日执委会决议表明世卫能够优先埃博拉研究;同时,针对新兴的、没有被重视的热带疾病,为其联结共享基金世卫在两方面都扮演重要角色。

 

尽管病发案例显示减少的迹象,许多国家,像印度、巴西,已经保证持续支持方案研究和疫苗的可获得性,以及改良的诊断手段和方式来预备对付埃博拉。

 

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敦促改革

 

去年九月,联合国安理会讲话中,陈女士给埃博拉的暴发事件界定为 “迄今为止,联合国和有关组织面临的最大的和平时期的挑战”。

 

即使埃博拉将世卫组织的局限和弱点因此暴露无遗,对世卫组织的能力和惠及范围的质疑早已不是新闻。陈女士周日说,在2010年的年度回顾里曾提到,面对“严峻而顽固”、影响全球的紧急卫生事件,世卫组织现状不具备足以应对的能力。

 

美国疾病防控中心主任汤姆·弗瑞登说“世界卫生组织已经不是我们需要的世界卫生组织”。吸取埃博拉危机教训,美国官方解释说,这次危机正代表改变这些不足的“一个特殊时刻”,应急基金提议的通过就是向这个方向迈进了一步。

 

利比亚,此次病发受创最重国家之一,疾呼一个技术装备强大的世界卫生组织,希望世卫组织是一个独立的,有足够能力落实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的机构。虽然这些条例正是目前唯一通过的,专门对准国际传播疾病的防范和控制,还是有些批评有些条款缺乏可实施性。

 

冲击经济,影响粮食保障

 

埃博拉对经济的冲击在西非尤为严重,不过,官方报道称非洲大陆其他地区同样因此遭受经济损失。(见《Bridges Weekly》,2014年10月16日

 

本月早些时候,世界银行新近发表两篇报告,确认塞纳内昂和利比亚两国均有经济大幅度滑坡迹象。利比亚大量失业现象备受关注,据报告,近一半家庭失业,同样,农村地区也因此劳动力欠缺,收成受影响。

 

利比亚粮食保障问题不断攀升,不少人甚至买不起基本食物,比如大米。报告发现,失业主要咎责于“所需防范措施不得力”,难以制约疾病传播,同时,埃博拉在整体上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塞纳内昂,几内亚,和利比亚俱都已经遭受严重的断层,从最初疾病发生就开始在日常的卫生、服务和基本设施上遇到麻烦。非洲联盟最近警告“捐赠疲劳”,强调稳定而可预期的捐助将有助于维持到最后一个埃博拉病例得到治愈。

 

“我们不能肯定是否现在已经能够达到既定的千年发展目标”,利比亚官员在周日世界卫生组织的会议上说。千年发展目标是一系列八项限时审核目标,在2000年联合国会议上确定的,根除贫困为最终目标。这些目标设定为今年晚些时候到期。

 

国际援助组织国际乐施会(Oxfam)本周呼吁安排一个几亿美元的方案,类似二战后期马歇尔计划,以帮助受埃博拉最严重影响的西非国家,在经济和其他各方面都重新步入正轨。


国际乐施会执行董事维尼·比扬伊玛:“埃博拉爆发后,世界反应太迟钝,现在我们毫无理由不帮助这些国家恢复经济和正常生活”。

 

联合国纳巴罗有类似讲话,提到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埃博拉紧急反应任务小组(UNMEER)还需要追加经济支持来对付病毒,官方建议2015年需要额外增加十亿美元。

 

ICTSD报道;“埃博拉令西非经济发展戛然而止”,美国之音2015年1月14日; “埃博拉危机:国际乐施会呼吁重振马歇尔计划,”英国广播公司新闻,2015年1月27日。

TAG: 
Africa, WHO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30 January 2015
美国和南非正加速努力解决他们国家长期存在的家禽贸易问题。今年九月美国将重新审议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AGOA),南非希望继续获得受惠的资格。 趁此良机,南非贸易和工业部长罗波·戴维斯和美国贸易代表米歇尔·富罗曼上周在世界经济论坛瑞士达沃斯年会场外会谈,期望推进讨论。 自2000年以来,南非已经对进口部分美国禽类产品实施反倾销举措。美国家禽肉类出口商称这些措施不公平,正在谈判,...
Share: 
30 January 2015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上周晚些时候说,被控不公平竞争的中国和台湾太阳能产品制造商确实对美国产品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并确定华盛顿会以重关税回应。 这是应美国Solarworld Industries公司的上诉于一年前展开的调查。该公司指控中国生产者有意规避针对产品的关税,尤其是通过在生产程序中使用外国制造元件而实现。1月21号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 投票 是调查的最后一步。...
Share: